当前位置: 首页 >>专刊 >>山西法治
省高院“百年百场·红色司法‘晋’行时”融媒体系列报道·之四
红色沃土上新时代法院人的司法为民情
作者:白龙飞 丁国华 编辑:姚志文 来源:生活晨报 发布时间:2021-07-20 07:27:22

  ■ 白龙飞 策划 丁国华


  2021年5月25日,正值左权将军殉国79周年。79年前的这天,面对头顶盘旋的敌机,左权将军不顾个人安危,指挥部队突围转移,不幸被弹片击中头部,壮烈牺牲。


cb05b720c_4.jpg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历史的浮尘难掩英雄的光辉,英雄的精神持续滋养着这片红色的热土。为纪念左权将军,他所牺牲的辽县于1942年更名为左权县,一直沿用至今。


cb05b720c_2.jpgcb05b720c_3.jpg


  5月25日,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记者深入太行山腹地左权县,缅怀英烈,探寻这片热土上的红色司法印记。

重要的民主盛会边区高等法院成立
  车到桐峪镇,遥遥看到一座规整的二进院落古庙,正是晋冀鲁豫边区临时参议会的旧址所在地。
  2006年,霍彦明上任左权县旅游局局长,在一次路过时,看到这里还是一座破败的古庙。酷爱党史的他深感痛惜,他下定决心将此地重建。他很快利用手中资源,自掏腰包并多方筹措,开始了长达8年之久的史料收集和房屋修缮工作。
  2014年,焕然一新的临时参议会旧址正式开放,将这一段在我党历史上拥有着重要意义的民主盛会再次呈现在世人眼前。
  1941年,抗日战争处于战略相持阶段,斗争日趋白热化。在此关键时刻,时任太行军政委员会书记的邓小平受中共中央北方局委托,按照毛泽东主席提出的“三三制”原则,提议成立晋冀鲁豫边区临时参议会。7月7日,临时参议会在辽县桐峪镇桐峪村西一座老爷庙内召开,大会历时40天。“此次会议成立了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和边区高等法院,选出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组成人员,杨秀峰为主席,薄一波、戎伍胜为副主席,浦化人为边区高等法院院长。”霍彦明向记者介绍道。
  来到西北角的厢房,是边区高等法院办公室。屋外草木葱郁,屋内陈设简陋,靠墙摆放的几张桌椅板凳上方,张贴着《晋冀鲁豫边区高等法院组织条例》《晋冀鲁豫边区法令汇编》《晋冀鲁豫边区婚姻暂行条例》等内容。《晋冀鲁豫边区高等法院组织条例》第七条显示,边区高等法院下设司法行政处、检查处、民事法庭、刑事法庭、书记室、看守所等,负责处理边区一切民事、刑事案件,保障边区生产生活秩序。“边区政府和边区高等法院成立后,首先在根据地军民心中树立起廉洁的施政形象。”晋冀鲁豫边区临时参议会旧址讲解员王晓丹告诉记者,1941年9月颁布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施政纲领》中,明确提出“建立廉洁政府,肃清贪污浪费”的主张。
  1942年初,边区政府出台《晋冀鲁豫边区惩治贪污暂行办法》,对贪污行为的处罚非常严厉。其中对贪污达500元以上者处以死刑。对贪污不足500元者处以不同程度的徒刑或劳役。1942年3月至9月,仅太行区就处决贪污分子11名,让边区干部群众廉洁俭朴蔚然成风。
广为传颂的作品折射法令对边区影响深远
  在烽火连天的太行边区根据地,边区政府和边区高等法院对人民群众尤其是妇女权益的保护力度空前。
  5月26日,记者在左权县城辽县抗日战争纪念馆内,发现了一份装裱起来的蝇头小楷刑事判决书。据该纪念馆创始人、省检察院退休干部王艾甫介绍,判决书里提到的被害人岳冬至,正是赵树理作品《小二黑结婚》中男主人公“小二黑”的原型。
  记者在赵树理曾经调研写作过的芹泉镇横岭村了解到,当年因为自由恋爱,岳冬至被村里几个青年失手打死后,《小二黑结婚》中女主人公“小芹”的原型人物智英祥(一说智英贤)并没有得到村民们的同情,反而承受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指责。智英祥黯然神伤,被迫离开横岭村。
  当时《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施政纲领》和《晋冀鲁豫边区婚姻暂行条例》已在边区颁布一年多,其中明确规定,“女子在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与教育上,完全享有与男子同等权利”“实行一夫一妻的自由婚姻制度……禁止缠足,禁止虐待及侮辱妇女”“结婚须男女双方自愿,任何人不得强迫”,那何以还酿成这样的惨剧?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老百姓对边区颁布的政策法令不了解,尤其在女性的地位上,还是封建传统的陈旧观念。”王艾甫说。这也成了当时在北方局政策研究室工作的赵树理的胸中块垒。在充分调研后,他决定以岳冬至为原型进行创作,并将故事结果由悲剧改为喜剧,把边区群众从封建思想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作品问世后,起到很好的普法效果,边区群众对男女婚姻自由之事有了深刻的认识,也重新审视‘岳冬至案’。”
  左权县党史研究专家张基祥表示,“对妇女同志的解放和保护,也暗合了毛主席提出的‘三三制’原则,在全民族抗战的年代,我们就是要调动一切有利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新时代法官红色沃土上传承红色基因
  边区高等法院还大力镇压破坏抗日的反革命、汉奸、地主恶霸和其他敌对分子,同时推行教育感化政策,使得太行区的犯罪活动日渐减少。资料显示,1944年初,有犯人1600多人,到1945年2月只有700余人。
  边区高等法院在左权县驻扎了近两年。1943年5月初,日军华北方面军采取“铁壁合围、抉剔清剿、梳篦式扫荡”战法,边区高等法院院长浦化人随边区机关由左权向东北方向转移,退守在左权县与和顺县交界的富峪村大泉匡牛宝山庄,待阳曲山保卫战结束后,边区高等法院驻扎在左权县与和顺县交界一带。
  驻扎期间,边区高等法院坚决保卫与发展边区。浦化人带领边区高等法院工作人员一边坚持军事训练和农业生产,一边从事审判和调解工作。他们注重发动和依靠群众,并深入农村调查研究,积极开展调解和教育改造工作,处理了很多矛盾纠纷,保卫了边区人民的合法权益。“大力发展调解工作可及时解决纠纷、促进边区生产建设,对安定边区秩序有很大的作用。”和顺县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退休后任许村红色文化义务宣传员的杨凤岐说道。
  据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区司法处1945年的统计,司法科协同区村调解的民事纠纷案件占民事案件总数的65%左右。其中,平顺县15个区半年共收民事案件336件,全部调解结案。
  在红色基因的传承下,而今的左权法院也将调解贯穿于诉讼全过程。“以前边区高等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是徒步翻山越岭为群众调解纠纷,我们现在幸福多了,开车就到老百姓家门口了。”全国模范法官、左权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杨春光说道。
  在麻田人民法庭担任庭长的6年间,杨春光法官带领一名书记员年均办案200件,调撤率达90%以上。近年来左权法院积极构建“左权大调解”模式,杨春光在调解工作上如虎添翼。如今成了院领导的他,2020年一年,他带领速执团队办案800余件,承担全院诉讼案件的一半以上,调撤率仍高达85%。“根植红色沃土,传承红色基因。党领导人民群众进行革命的伟大历史需要我们不断学习。对每一位新时代法院干警来说,心中装着群众才能事事为了群众,这也是人民法院赓续红色司法血脉的根本意义所在。”左权法院院长韩勇如是说。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更多分享 X
一键分享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朋友
百度贴吧
豆瓣网
邮件分享
有道云笔记
人人网
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