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旅 >>文化
​进圭抗战遗址纪念馆拟9月18日开放
“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张双兵:要把真实的历史保留下来
作者:田勇 编辑:姚志文 来源:生活晨报 发布时间:2021-09-03 07:37:51

cb15b903c_3.jpg 

  • 图片 张双兵向记者展示资料。


  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让中国人民缅怀先烈,纪念为抗战作出贡献的人们,为的就是要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表明中国人民坚决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残酷的战争已经过去70多年了,中国受害者没有忘记身上的伤疤,保留战争遗址,就是要让后人知道并且明白,战争是人类最大的灾难,必须有效地制止侵略战争。”9月2日,“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张双兵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并透露进圭抗战遗址纪念馆(暂定名)预计9月18日对外开放。


cb15b903c_2.jpg

图片 存放“慰安妇”制度受害女性对日索赔诉讼资料的窑洞。


山村教师受触动开始“慰安妇调查”
  1982年秋天,在盂县西潘乡高庄学校当小学老师的张双兵带学生到野外活动。那时,地里的谷子早已收割,一片孤零零的谷子地格外扎眼——一位老妇人弯着腰,割谷子时,放倒拐棍,跪在地上颤巍巍地挥动镰刀。
  正是这位老妇人,改变了张双兵此后的人生。
  老人叫侯冬娥,年轻时长得很漂亮,人称“盖山西”。她曾两次被日本兵抓去做“慰安妇”。上世纪80年代初,她和丈夫李五白住在窑洞,炕上铺着破烂不堪的席片,炕头摆放着很小的两卷铺盖,一个木头墩子(当作小凳子)和一个木头红柜子,是全部的家当。
  这就是张双兵遇到的第一位日军侵华时期“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因为有一段“在炮楼里待过”的屈辱史,侯冬娥过得穷困而艰难。出于一种同情,从那以后,张双兵经常抽空到老人家帮忙,可只要张双兵一提到过去,老人就保持沉默。
  在农村,女人把名声看得比天还大。张双兵明白,那些被日本军凌辱过的老人,已经在别人的指指戳戳中活了一辈子,“谁还愿意和你谈那些事?”
  他没有放弃,一有空就去找老人聊天,接济她的生活,同时开始搜寻有关史料。
多次诉讼被“驳回”这条路还要走
  1992年,国内学者呼吁寻找中国“慰安妇”制度幸存者。张双兵动员爱人一起做侯冬娥老人的工作,前后跑了十几趟,老人终于在大哭一场之后开口了。
  很快,张双兵将侯冬娥老人的悲惨经历整理成七八千字的申诉材料,通过日本驻华大使馆转交日本政府,这是中国内地第一位站出来的“慰安妇”制度受害女性的控诉。
  从侯冬娥老人开始,张双兵在山西盂县走访调查了一批“慰安妇”制度幸存者。几十年间,他牺牲了所有节假日,行程数十万公里。仅1992年到2007年,张双兵就先后带着16位受害老人到日本打官司,实名诉讼日本政府。2007年,日本政府在判决中承认了历史,但是不予道歉、不予赔偿。
  最初的调查是在据点周围,然后在盂县、在山西省,后来又扩大到河北省、湖北省,最后勇敢站出来向日本索赔的是139位老人。遗憾的是,目前这139位“慰安妇”制度受害者都已离世。“另据我了解,如今在世的受害者,山西有3位,湖南有9位。”张双兵说。
  从起诉到现在,张双兵一直没有放弃,以后也不会放弃,他要把这件事做到底。张双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为去世的受害者上坟,让她们知道,还有人在为她们努力,要为她们讨回公道!
进圭抗战遗址不能磨灭的记忆
  侯冬娥老人去世前躺在床上的情景常常浮现在张双兵眼前,“双兵啊,只有你相信我是清白的,是被刺刀和大枪强迫屈从的,你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
  公道要讨,真实的历史更要让后人铭记。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很快华北沦陷。1938年1月9日,盂县城沦陷敌手。1939年3月,日军占据西烟镇,修碉堡,筑炮楼,长期据守,进圭村成为对敌斗争的前沿。
  1941年9月5日,日军侵占进圭,在村东强霸民房设下据点。他们在山头修炮楼长期驻守,直至1944年8月8日撤退。日军对乌河沿岸的村民进行了近3年的残酷统治。其间,日寇烧、杀、掠、抢、淫、毒,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在与敌人的殊死斗争中,乌河一带的抗日军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
  于是,张双兵有了筹建进圭抗战遗址纪念馆的想法。
  进圭侵华日军驻地旧址的存在和保护,是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滔天战争罪行的集中展示和实物铁证。据初步考证,目前像进圭村这样比较完整保存下来的日本驻军遗址村落,全国少有。
  这不仅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悲惨历史,也是让我们世代警醒的惨痛记忆。“(建进圭抗战遗址纪念馆)是为了把真实的历史记录下来,也把这些年来抗战受害女性对日索赔诉讼的经历记录下来。”张双兵说。
建起纪念馆要把历史留给后人
      “日军驻扎进圭村,从1941年9月到1944年8月,保存下来的有18个地方,我们叫‘十八遗址’。”张双兵说,其中有日军的中队部、作战指挥所,日本小队长的住所,还有医疗所、军械武器弹药库、食堂、澡堂、士兵的训练场、大戏台、维持会等,还有残害中国人的地方——两处慰安所遗址。
  从1992年开始为被迫沦为日军性奴隶的中国女性维权以来,张双兵用相机记录下一张张珍贵的照片,他还多次出席国际“慰安妇”问题会议,并参与多部“慰安妇”题材电影的拍摄和采访。相关资料如今已经成为受害女性对日索赔诉讼纪念馆的展品。“这个纪念馆是进圭抗战遗址纪念馆的一部分,近300幅图片陈列于5个窑洞中,去年8月起对外开放。”张双兵说。“这里有一个临时的慰安所,当时在进圭村慰安所有很多。这里是张孟万的院子,也是关押女人的院子,房东张孟万住在北面的石头窑洞里,女人们被迫住在南面的房子里。这里关着的女人,多时有十几个,少时也有五六个。”张双兵告诉记者。
  日军的通讯工作站、澡堂、小队长和士兵驻地、炮台……目前,进圭侵华日军驻地保存最完整的“十八遗址”基本修复完毕,计划于9月18日对外开放。
  岁月掩盖不了历史的真相,侵华日军的罪行必须有人道歉。张双兵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我们将永远铭记。 晨报记者 田勇文/摄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更多分享 X
一键分享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朋友
百度贴吧
豆瓣网
邮件分享
有道云笔记
人人网
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