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科普
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寻子24年一朝梦圆
14亿里找2609人,怎么做到的
编辑:姚志文 来源:观察者网 发布时间:2021-07-22 07:37:03
 

  “宝贝啊,我的宝贝。可回来了,我的儿。”这一刻,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等了24年。寻子数十万公里,报废10辆摩托车后,他被人贩子抱走的儿子11日被警方送到身边。

  在14亿人里成功“大海捞针”的案例背后,还有一组激动人心的数据:公安部1月部署开展“团圆”行动以来,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2609名,其中时间跨度最长的61年;侦破拐卖儿童积案147起,抓获拐卖嫌犯372名,各地已组织认亲1200余场。其中,6月1日集中发布全国3000多个免费采血点后,已有近万人到公安机关免费采血,已帮助306个家庭实现团圆。
  与免费采血有关的DNA数据比对是破案重点。
A
  一次成果显著的“刑事技术集中比对会战”

  7月13日,公安部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最新破获的郭刚堂之子24年前被拐案,还介绍了公安部“团圆”行动最新进展。
  1997年9月21日,山东聊城郭刚堂(男,现年51岁)夫妇时年2岁半的儿子郭新振,在家门口玩耍时被一陌生女子抱走,下落不明。接到报警后,聊城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开展了大量侦查调查、走访摸排等工作,并采集了郭刚堂夫妇血样,检验DNA信息录入“打拐DNA系统”,但一直没有发现郭新振的下落。今年“团圆”行动中,公安部将该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组织攻坚。
  集中比对会战期间,专家们克服儿童失踪被拐时体貌特征与长大后差别较大的障碍,突破技术壁垒,运用最新比对查找手段,成功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的线索。根据公安部指令,河南公安机关采集相关人员DNA信息进行复核检验,最终确认河南该人即为郭刚堂夫妇被拐24年的儿子郭新振。山东聊城公安机关迅速派员赴河南、山西等地,围绕当年收养、拐卖情况循线追踪、缜密侦查,抓获了当年拐卖郭新振的2名嫌犯,目前该案还在扩线深挖。
  2021年5月11日至6月11日,公安部在山东济南组织开展“团圆行动刑事技术集中比对会战”。通过一个月比对会战发现的线索,已找回失踪被拐儿童718名、抓获拐卖儿童逃犯8名。此次会战专门研发“团圆行动技术比对会战平台”,实现父母身份信息核实、疑似被拐人员情况核查、工作指令上传下达、行动战果复核统计等专项工作,为比对会战提供了案件管理、多模比对、综合分析、专家会商、任务推送等功能。会战中,参战专家拓展应用最新科技手段,及时与实地走访调查等工作相衔接,确保了比对会战取得成功。
B
“打拐DNA系统”到底有多高效?

  建立于2009年的“打拐DNA系统”受到众多网友关注。警方此次正是先运用最新比对查找手段,成功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的线索,然后采集他的DNA信息并录入“打拐DNA系统”,成功与山东聊城郭刚堂夫妇比中,最终确认了郭新振的身份。
  6月1日,公安部通过新闻媒体公布全国3000余个免费采血点。采血不受户籍限制,呼吁未采血的失踪被拐儿童父母、疑似被拐人员和身源不明人员,尽快到附近采血点免费采集,依靠科技寻亲。
  这样做效果如何?近年来,常有公安机关通过打拐DNA信息库盲比比中失踪被拐儿童的案例,被拐人员此前甚至不知晓自己身世有疑。6月1日后,又有近万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免费采血,目前已帮306个家庭实现团圆。对于2009年前的拐卖警情,这些年来各地公安机关不间断地进行DNA补录,基本上少有遗漏。“只要父母报过警采过DNA,找到孩子基本上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在公安机关打查结合重拳出击下,拐卖儿童案件近年来呈现明显下降、甚至几近消失的态势。每年找回的失踪儿童大多是自己走失或离家出走,目前主要是以查找积年案件为主。”1963年,5岁男孩“吉显”随家人逃荒到河南后离散。58年后,公安部“团圆”行动让他90多岁的母亲等来了儿子的消息。
  之前各地公安机关解救的孩子,有相当一部分在数据库里比不到父母DNA。唯一的可能,就是孩子的父母没有报过警,而且大多是主动卖出亲生孩子。为此,民政部、公安部2015年联合制发《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开展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打拐解救儿童收养工作的通知》,为推动打拐解救儿童回归家庭、维护打拐解救儿童权益提供了政策依据。
C
这名人贩所涉旧案一桩比一桩久远

  再回到那起24年积案上,公安机关围绕郭新振当年被收养的情况循线追踪,确定了呼某及其当年女友唐某2名犯罪嫌疑人,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扩线深挖。
  据媒体报道,现年56岁的贩卖儿童惯犯呼某,1988年和1996年曾分别因犯盗窃罪、敲诈勒索罪入狱。2009年,因涉嫌2001年在河北拐走一名女童,呼某被执行逮捕。2021年,因涉嫌2000年在山西拐走一名男童,呼某再被山西警方抓获归案。因为今年“团圆”行动启动后,民警采集的被拐男童父母血样,成功比中河南一名疑似被拐儿童。经过缜密侦查,民警锁定了包括呼某在内的2名犯罪嫌疑人。
  等到今年6月,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之子被拐案取得重要进展,嫌犯呼某在被提审时畏罪心理严重,拒不交代。专案组围绕其关系人开展进一步侦查,在其当年女友唐某供述罪行后,呼某最终认罪。于是,呼某身上又添一起1997年积案。这更说明,惯犯呼某从未主动供述自己曾犯下的罪行。
  作为被拐儿童父亲,郭刚堂在这24年间,一边骑着摩托车辗转数十万公里寻子,一边将搜集到的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及时反馈给公安机关。通过他提供的线索,公安机关先后找回被拐多年儿童100余名。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安部表达了对郭刚堂24年付出的感动,并强调,开展好“团圆”行动,不仅需要公安机关、失踪被拐家庭坚持不懈地努力,更离不开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的支持。
  近年来,包括29年前“南医大女生被杀案”在内的一系列悬案接连告破。不能否认技术革新给积案带来的曙光,但这不仅是技术的胜利——技术背后,终究是人。据观察者网


■新闻延伸
何为打拐DNA数据库
  2009年4月, “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正式建立(全国打拐DNA数据库)。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由官方建设管理和维护运行以打拐为主要目标的DNA数据库。
  公安部要求对下列五种人员必须采取血样,并将采集到的DNA样本数据录入数据库:已经确认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解救的被拐卖儿童;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的儿童;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儿童;自己要求采血的失踪儿童亲生父母。
  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重合信息会自动跳出,这一过程叫 “DNA盲比”。当这种信息检索碰撞出“火花”,就有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
  截至目前,通过这个数据库找到亲人的被拐儿童已经有7500多名。
打拐DNA数据库如何操作
  打拐DNA数据库依赖于公安专用网络,采用网上作战的模式,基本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亲子鉴定。失踪儿童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采集儿童血样,检验DNA,入库;孩子父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采集父母血样,检验DNA,入库;两类数据借助计算机系统互相对比,如果符合遗传规律,并达到一定水平,可以考虑三个血样来源于一家三口。这时,要结合调查和身体特征检查情况,综合确定孩子身份。
  另一种方法是采用同一认定的方法。孩子的父母提供孩子失踪前使用的奶瓶、牙刷等,检验DNA,入库;与数据库中的失踪儿童数据对比,如果奶瓶、牙刷等的DNA数据与儿童的数据一致,并达到同一认定水平,就可以说这对父母找到了亲生孩子。
怎样加入打拐DNA数据库
  如果孩子不幸被拐,首先要到所在地公安机关报案,申请DNA入库检测。警方证实情况后,会采集父母血样,将DNA入库,这一过程不收取任何费用。血样采集时,父母双方最好都到场,如果单亲到场,会降低信息比对成功概率,增加寻找难度。父母最好能将孩子的日常物品同时送检。因为这些物品上可能会采集到孩子的DNA信息。最容易提取孩子DNA信息的物品包括孩子用过的奶瓶、牙刷等,送检前一定不要清洗。
  被拐的孩子想寻亲生父母,也可以遵循上述程序操作。晨综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更多分享 X
一键分享
QQ好友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朋友
百度贴吧
豆瓣网
邮件分享
有道云笔记
人人网
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