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老年生活
几十年了,“凑合过日子”是对是错?
作者:乔静涛 日期:2020-07-29 出处:生活晨报


  夫妻能携手走过几十个年头,便不再有合不合适之说,毕竟在最难的磨合阶段,也没有放弃彼此;一路走来,哪怕已经没有爱情,也有岁月磨出的骨肉亲情;哪怕两个人一直是“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既然大半辈子都能将就过来,为了家庭和孩子,也能把剩下的日子过完……这似乎是大部分过来人对婚姻的看法。可也有人认为,这是凑合,凑合的婚姻还不如不要。
  
  修复无望,我选择和平离婚
  讲述者:刘朝丽 69岁
    我和老陈性格很像,得理不饶人、遇事就要争个高下。年轻时,因为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工作上,休息在家时,即便总看不惯对方,但一转移注意力,就吵不起来了。
    自从我和老陈都退休在家,争吵就成了家常便饭。5年前,老陈退休后的第二个月,儿子提议要带我们老两口和儿媳、孙子一起出去玩,让我俩挑地方。
    我想去三亚,老陈想去云南。孙子上幼儿园时,儿子一家三口已经去过云南了。我就劝老陈照顾一下大家,先一起去三亚,过段时间我再和他去云南。
    谁知老陈说我是打着儿子的旗号满足自己的愿望。我俩吵了起来。争吵中,翻起了旧账,把这些年不愉快的事都“吐”了出来,谁都不让谁。我们吵了4个多小时,直到儿子晚上下班回来才停止。
    我觉得特委屈,老陈也一直耷拉个脸。那次,我们没去三亚,也没去云南,而是随了孙子的意愿去了上海。
    旅行很愉快。但回来后,我和老陈几乎天天吵架。一点“小火星”就能发展成“熊熊大火”,不烧它两三个小时停不下。
    吵着吵着,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差。接下来差不多近两年的时间,我和老陈看到彼此恨不得躲着走,就怕一有交集就“战火纷飞”:我们各做各的饭,他用厨房时,我绝对不进去,我用厨房时,他也躲得远远的;我俩各住一个卧室,卧室里各添了一台电视机。儿子一家回来时,我们就装作和平相处的样子。他们一走,我们就各进各屋,谁也不理谁。
    可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不可能永远这样过日子。两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卫生间里洗衣服,他一趟一趟往卫生间跑,可看一眼就又走开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也懒得想,他也不说。几个来回后,他憋不住了,冲我喊:“占着茅坑不拉屎,还不让别人拉,一点道德都没有。”他一句话又挑起我的怒火,我俩又开战了。
    第二天,我提议平心静气地聊聊。老陈同意了。我们商量好,再试着相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要多多换位思考,如果能继续,就过下去,如果坚持不了半个月,那就离婚。
    我们开始一起吃饭。前两天,一切相安无事。第三天中午,我做好饭盛好了放在餐桌上。待我去洗手时,老陈又开始了,说我:“自私惯了,刚坚持了两天就原形毕露了,做了饭只顾自己吃,以为这个家就是你一个人的。”
    要知道,买菜、做饭,都是我一个人在忙,还把饭盛好端到餐桌上,他什么也没干。可就因为我还没顾上叫他,就被他这么一顿数落。我真觉得堵得慌。
    我俩的关系修复无望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变成仇人。于是,我们决定离婚。两套房产,一人一套,存款一人一半,工资各带走各的。
    我们瞒着儿子办了离婚手续,还约定:今后无论谁有困难,对方要尽力帮助;将来两个人都老得动不了时,一块儿去养老院。
    到如今,离婚一个多月,在小区里遇见时,我们还会打个招呼,聊上两句。这样的相处方式,我觉得很舒坦。
  
  房子塌了,我铁了心要离婚
  讲述者:段芳62岁
    我和老王结婚已经37年了。
    刚结婚那会儿,他没钱没本事,但特别会说甜言蜜语,我就沦陷了,觉得这样的日子也很滋润。可甜蜜不过10年,我们就基本上成了“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一直过了20多年。
    我们是双职工,收入虽不高,却很稳定。同样是过日子,其他的双职工家庭早就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而我们家仍然住在上世纪80年代单位给分的10平方米不到的公租平房里。
    家里的一切开销都由我负责,老王的工资我一毛钱也没见过。家里的活儿,他从来不管。但他不知足,常常挖苦、讽刺,嫌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开始我还和他理论,每次一理论都会发展成吵架,变成左邻右舍的笑料。后来,我就懒得和他吵了,也觉得丢不起那人。
    一个月前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家里喂外孙吃饭。突然,房顶响了两下,我赶忙护住外孙往门边跑。刚到门口,横梁就塌了下来。我回头一看,砸下来的横梁正好落在外孙的饭碗上。
    我吓得魂都要丢了,继续往出跑。紧接着,我家的房顶就都塌了下来。
    我赶忙给老王打电话,他正在别人家打麻将。老王不问人有没有事,却说了句:“你怎么没被砸死?”我气坏了,觉得他简直没人性。
    房屋维修期间,我和女儿、女婿轮流看着,持续了整整5天。老王就是房子塌了的那天回来看了看,然后就待在女儿家了,一天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看手机。那5天里,我们顾不上做饭,都是点外卖。一到饭点,老王就会给女婿打电话,让女婿帮他点个餐。
    房子修好后,女儿就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老王。可老王硬是在女儿家又待了一天,等我们把家收拾利索才回来。进门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赶紧做饭哇,想饿死人了?”
    那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跟他提出离婚。
    老王“哈哈”笑出了声,冷嘲热讽般回复道:“协议离婚不可能。要不你去起诉我吧,法官判了,我就离。离婚时,你什么也别想要。”
    听到他这话,我更铁了心。我跟女儿商量,女儿没有责怪我,而是对我说:“您的事,您自己做主。您为家付出这么多,年纪大了,更不应该委屈自己了。只要您想好了,我不会阻拦。”
    我也想好了自己的未来。没有房子,我可以租;没有老伴儿,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将来生病动不了了,我可以去养老院。
    几天前,我把写好的起诉书递到了法院,如今,就等法院宣判了。 晨报记者 乔静涛
上一篇:当兵那些年 下一篇:阳泉市离退休干部系统党委 召开“两优一先”表彰大会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25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