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新闻 > 国内
长江白鲟“灭绝”更多“水中国宝”岌岌可危
1月1日起,长江流域332个保护区全面禁捕
作者:佚名 日期:2020-01-14 出处:新华每日电讯、《科技日报》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博物馆里的白鲟标本。

    “估计2005年至2010年时,长江白鲟已灭绝。”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等人发表的一篇论文,近日引发广泛关注。
    著名鱼类生态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曹文宣说:“白鲟在长江急剧减少,几乎和白鱀豚的衰退过程一样。”不过,他认为,“严格来说,一个物种绝迹50年才能‘判死刑’。”
    无论如何,长江水生顶级物种纷纷告急是不争的事实,一些长江特有鱼类已多年不见踪迹。
四种“水中国宝”近乎全军覆没
    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2019年12月23日在线发布的一篇名为《世界最大的淡水鱼类之一灭绝:保护濒危动物的经验教训》的论文预校样称:“估计2005-2010年长江白鲟已灭绝”。
    论文通讯作者危起伟说,2003年之后,白鲟再也没有出现。“这项研究自2009年就系统开展,并经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评估。”危起伟告诉记者。
    白鲟是长江特有旗舰物种之一,因其吻部长状如象鼻,俗称象鱼。四川渔民有“千斤腊子万斤象”的说法,形容白鲟体型巨大。加之白鲟性情凶猛,位于生物链顶端,被称为“中国淡水鱼之王”。
    白鲟是鲟鱼目匙吻鲟科两属两种之一,它的绝迹,意味着匙吻鲟科只剩下密西西比河匙吻鲟一种,从生物学角度来说意义重大。“实际上,上世纪90年代以后,白鲟的数量就已经明显减少了。”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成友此前告诉记者。早在199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颁布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白鲟的保护级别就被列为“极危”。
    为了寻找白鲟的踪迹,危起伟研究团队在长江流域进行了全流域捕捞调查。2017年,他们对考察流域进行了网格式采样,这样的调查每个季度各进行了一次,每次持续一到两个月。2018年,团队又主要在长江65个监测点及其附近展开调查。
    此外,团队还搜集了所有关于白鲟的目击报告,包括论文、书籍、报告、新闻报道等,以及近几十年来科研机构保留的未发表的白鲟相关数据。综合这些信息,根据模型,团队计算出白鲟应该在2005年到2010年就已经灭绝。
    危起伟说,一个种群,没有自然繁殖,又已经过了其正常寿命期限,其间没有任何个体被发现,即可以认定物种灭绝。
    上一次见到白鲟幼苗,还要追溯到90年代初期。30年来,未发现白鲟有自然繁殖。人们不清楚白鲟的确切寿命,但估计其自然存活时间应该在30年左右。2003年,最后一尾野生白鲟的信号消失在追踪器中,而白鲟也没有人工养殖个体存留。
    危起伟说,白鲟灭绝这个结论是科学的、不会改变的。
    绝迹的不仅仅是白鲟。长江水生旗舰物种中仅有的四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近乎全军覆没:白鲟、白鱀豚被宣布灭绝或功能性灭绝;野生长江鲟不足20尾,连续十多年未发现自然繁殖;中华鲟也已连续三年未发现自然繁殖。鲥鱼、鯮鱼已经绝迹,圆口铜鱼等一批特有鱼类多年未见。
白鲟保护级别还未调整
    不过,白鲟灭绝的消息并未官宣。
    1月3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官方微博表示,目前正在开展的亚欧鲟鱼类全面评估最终结果尚未发布,预计将在今年6月世界自然保护大会期间更新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正式发布评估结果,进行相应的级别调整。
    目前,白鲟在IUCN红色名录中的级别依然是“极危”。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IUCN根据所收集到的信息,并依据IUCN生存委员会的报告,编制全球范围的濒危物种红皮名录。在IUCN的标准中,全球物种的濒危等级,按照濒危程度由低到高分为无危、低危、易危、濒危、极危、野外灭绝和灭绝。
    根据定义,如果有理由怀疑一分类单元的最后一个个体已经死亡,即认为该分类单元已经灭绝。如果已知一分类单元只生活在栽培或圈养条件下,或只作为被自然化后的种群生活在远离其过去的栖息地时,则认为这一分类单元属于野外灭绝。极危,则指一个分类单元的野生种群即将灭绝的几率非常高。
    物种濒危评级对物种保护有重要意义。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志刚曾在论文中指出,由于资源有限,在实施濒危物种保护工程时,必须有的放矢,针对物种的濒危等级提出具体保护措施,确定保护投入的资源量;也要根据物种濒危程度,建立自然保护区和濒危物种繁育中心,对这类物种实施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
    据了解,物种濒危等级的评价,一般是由主管部门(或组织)成立专门的评价委员会,对各物种濒危等级的申请报告进行科学评议。评价结果经主管者(部门)的最终通过并予以公布后,才能最终确定物种的濒危等级。
    我国也有定期发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其从生物本身生存状态出发进行评估。2013年、2015年和2018年,分别针对高等植物、脊椎动物和大型真菌发布了评估报告。
    当时的评估结果显示,长江江豚数量急剧减少,由濒危上升为极危;鲥鱼由于过度捕捞等原因,由濒危上升为极危。
长江生态系统急剧恶化
    多位专家说,短短几十年间,长江里这么多“水中国宝”绝迹,说明前些年人类活动的影响太大了,长江生态系统急剧恶化。
    “酷捕滥捞,特别是电捕鱼是白鲟等物种绝迹的主要原因之一。”曹文宣说,一方面电捕鱼会直接电死白鱀豚、白鲟、江豚、中华鲟;另一方面,这些物种都是吃鱼的,酷捕滥捞使长江渔业资源大幅萎缩,体型庞大的白鲟等“吃不饱”,失去生存空间。
    回想起2002年底对一头白鲟的抢救失败,武汉大学水生态研究所所长常剑波至今惋惜不已。他和其他几位专家开车千余里赶赴现场,但因为伤势太重,加上当时的救护条件不具备,受伤的白鲟在窄小的水池中撞壁死亡。
    “如果这只白鲟抢救回来,借助克隆等现在日益成熟的技术手段,也许能将白鲟的物种保留下来。”常剑波感叹。
    多位专家表示,我国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对白鲟进行监测,将其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那时保护意识、措施都不到位,关于白鲟的专门科学研究和保护行动也并没有启动。
    白鲟的产卵场分布于金沙江下游和重庆以上的长江干流,成熟个体在繁殖季节前有上溯洄游的习性。白鲟灭绝的最主要原因是无法繁殖。“目前来看,长江阻断对河川洄游性鱼类的影响更大”,常剑波说,“一定程度上讲,白鲟和长江鲟等河川洄游性鱼类被忽视了。”
加大生物“保种”力度
    过度捕捞、高密度航运、栖息地消失和碎片化……这些因素共同将白鲟推向绝境。
    其实,白鲟的人工繁育技术一直在储备中。此前,长江白鲟没有被人工养殖成功的案例,而近些年技术条件具备后,研究团队却再也没有捕获到活体长江白鲟。没有活体白鲟,一切技术储备成空。
    教训是深刻的。
    论文指出,应当对长江流域进行常规性周期性全面调查。在2017年到2018年的调查中,有140种鱼类没被采集到。但由于缺乏数据,研究团队无法判断这些鱼类的命运。从白鲟的悲剧也可看出,鱼群数量的变化对人类威胁的反应是滞后的,必须尽早采取保护行动。实际上,长江中许多鱼类已经身处灭绝边缘,评估它们的灭绝风险至关重要,而且应该尽快进行。对一些物种来说,保护它的时间窗口可能已经关闭。毕竟,当物种野外种群的繁衍不能维持其生存的最小种群数量时,灭绝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必须对那些多年没有被发现、多年没有自然繁殖或者种群数量大幅度急剧下降的鱼类种群优先开展保护,比如鯮、中华鲟等。
    根据不同种群的生物和生态特点,采取相应保护措施,这是一场和物种灭绝速度展开的赛跑。
    自2020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捕;2021年1月1日起,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实行暂定10年的常年禁捕。
    危起伟提醒,全面禁渔要解决好数十万渔民的安置。“可借鉴林业系统公益林管理相关模式,变‘打鱼队’为‘护鱼队’和‘管江队’”,危起伟说,“这在妥善分流渔民的同时,还可以加大对环境和生物的保护”。
    需要高度关注的是,禁捕之外,“保种”也尤为迫切。多位专家认为,中华鲟、长江鲟、江豚等顶级物种极度濒危,特别是中华鲟连续3年未发现自然繁殖,保护形势严峻。
    “除了中华鲟、长江鲟、江豚等旗舰动物外,国家应建立科学系统的包括胭脂鱼、铜鱼等物种的‘保种’计划”,有专家告诉记者,“应加大投入,落实相关保护措施,以便适时重建它们的野外种群”。
    常剑波说,科学研究表明,中华鲟等物种对光声敏感,目前唯一的中华鲟产卵场离城区过近。
    “要极力控制人类活动带来的声光污染,同时探索给中华鲟开辟新的产卵场。”他说。
    白鲟的挽歌已经响起,但长江内其他同样稀少的野生水生生物的命运,还握在人类手上。
    综合新华每日电讯、《科技日报》

上一篇:李雁鸿:让孩子们享受最“贵”的教育 下一篇:中国警方首次从澳大利亚遣返经济犯罪嫌疑人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25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