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老年生活
老伴儿突然离世我也只剩下一副躯壳
作者:张娜 刘根民 日期:2019-10-09 出处:生活晨报
  讲述人:刘根民,60岁
  本期主持:张娜
  半个月以前,老伴儿去世了,59岁。再有一两个月,我就退休了,差那么一点点,我们就有大把好时光可以享受了,她为什么不稍微等一等?她走了,还走得那么干脆,我至今都接受不了。
  ——1 ——
    我和老伴儿相识于1980年。结婚时,老伴儿没向我要分文彩礼。得到双方亲属的支持,我们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小家庭,而后有了一双儿女。
    老伴儿是一个特别干练的人,从她说话的语速就能感觉出来,她绝对称得上“出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人们常说,互补的人适合相伴到老,我们俩的性格却极其相似,可这一点都不妨碍我们相处,我们反而更容易有共同语言和共同的兴趣爱好。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爱情,但是我觉得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话说得很对。其实光陪伴还不够,还要把对方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我们顾家,也能吃苦,年轻时虽然挣得不多,但是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怎么说呢,我们就是特别有心气儿,恨不得哪儿哪儿都比别人家强。以前亲戚朋友总说,你们俩可有福了,等以后老了,既能享儿子福,又能享闺女福。听到这话,我们心里可美了。
    为了养育两个孩子,作为普通工薪阶层的我们,一辈子过得很节省。我不抽烟不喝酒,老伴儿不化妆不买漂亮衣服。我们吃简单的食物,穿普通的衣服,每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别人都笑话我们过得穷酸,但我们丝毫不在意。我们认为,孩子才是我们的脸面,孩子过得一塌糊涂那才是真正丢脸。
    好在儿子闺女也都特别争气,学习从来没让我们操过心,儿子还保送上了研究生。儿女的工作都是铁饭碗,后来儿子辞职出来单干,生意做得还不错。再后来,他们各自结婚生子也挺顺当的,还分别给我们生了一个孙子,一个外孙女。我们要多顺心有多顺心。
    孩子们离家后,我和老伴儿突然变得特别亲,我们之间那种相濡以沫的情绪变得空前浓厚。
  ——2 ——
    天有不测风云,这样的日子没有过上几年,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缘起是儿子公司破产。
    我们不清楚他到底负债多少,反正他的房子和车子都变卖了,还问闺女借了一笔钱。我们每次问他关于破产的事,他都不肯说。看着日渐消瘦的儿子,我和老伴儿很是心疼,把我们仅有的10万元存款给了他,想帮助他一起迈过这个坎。我们天真地以为,这下应该差不多了。
    可后来才知道,儿子光外债就欠了差不多300万元。这些,我还是从他的发小顾晓明的父亲嘴里听说的。
    天哪,这该怎么还?当时,我还没退休,老伴儿已经退休7年。我们商量后,自己每个月留下1000元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帮儿子还债。即使这样,老伴儿还是常常愁得睡不着觉,三番五次和我说想再去找份工作,我不同意。
    原想着,再等两年我退休了,就可以陪她到处去走一走看一看,去过真正属于我们的悠闲生活。没有料到,变故会来得这么快。
    今年5月,老伴儿瞒着我在家附近的4S店找了份打扫卫生的工作,每月能拿到1800元的工资。我知道后,和她大吵了一架。孩子们成年后特别是结婚后,我们几乎没有过类似的争吵。我心疼她,她心疼儿子,我们互相都没法说服对方。最后,我只能妥协。
    老伴儿和我说,虽然是打扫卫生,但一点都不累,每天固定上下班时间,一个月还有4天可以轮休。不管老伴儿说得多么轻松,我心里也还是堵得慌,可又没什么别的好办法,能做的只有帮她多分担一点家务。
  ——3 ——
    9月24日,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回忆起的一天。
    下午4点多,我接到了老伴儿同事的电话,说老伴儿突然晕倒,被救护车送到了山西白求恩医院(原山西大医院)。挂掉电话,我的手不停地哆嗦,腿也不听使唤,最后是同事把我送到了医院。
    等在抢救室外,我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紧张到无法站立。一直连感冒都很少得的老伴儿怎么会突然晕倒?我想不出来,那个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孩子们都是同事帮忙打电话通知的。
    经过50分钟的煎熬,抢救室的门开了。“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我们也尽力了,心梗病人的最佳抢救时间错过了。”医生的话像投过来的一枚手榴弹,把我的脑袋一下炸懵了。心梗?老伴儿什么时候有心梗的毛病,我怎么不知道?也从来没听她说过心脏不舒服。早上还给我准备好早饭才出门的老伴儿,怎么可能一下就没了?我接受不了,怎么想都想不通。
    孩子们也无法面对老伴儿的突然离开,拉着医生的手不停地恳求,我则僵在原地,动弹不得。老伴儿的同事说,她们原本坐在一起聊天,老伴儿说要去厕所,五六分钟后,当另一位同事也去厕所时,发现老伴儿早已倒在了厕所的门口。
    老伴儿真的走了吗?我明明还可以听到她在说话,在厨房喊着我的名字,可是跑过去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从医院回来后的三四天里,我几乎没怎么吃东西,根本感觉不到饿。我不想掩饰自己的痛苦,也不想假装坚强,装不出来。
    我不想见儿子,甚至有点恨他。可是看到因为老伴儿去世颓废到不成样子的他,我又于心不忍。这些日子,孩子们都在家陪我住,可是我还是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老伴儿真的走了,我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再有勇气去重新面对一个人的生活。我只知道,我好像也生病了,身体、精神全都垮掉了。未来会怎样?全然没有了期待。
上一篇:歌声致敬70年 下一篇:第二届山西艺术节圆满落幕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