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苑
挥汗如雨缴公粮
作者:那同生王春莲 日期:2019-06-26 出处:生活晨报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是生产队会计,队里缴公粮的事由我负责。
    那时,天刚蒙蒙亮,我们七八个小伙子就起来了,用特制小平车,把已入库的上乘小麦,一车一车拉到晾晒场。平车在场地上穿梭,后生们干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库内飞尘弥漫,装麦的人气喘吁吁、汗流如注,汗水飞尘一搅和,个个像“土地爷”似的。
    烈日当空,似火的骄阳把麦子烤得滚烫滚烫的。几经曝晒后,把麦粒投入口中,用牙咬,“嘎嘣”作响,麦子就算晒好了。然后是装袋过磅,每袋200斤,再把麻袋依次装车。车可不是什么机动车,而是胶轮大马车。
    胶轮大马车行驶在平坦的大道上,我们在上面或趴或坐,嘴里哼唱着《扬鞭催马运粮忙》。马车一路疾驶,我们一路哼唱,不知不觉之中就来到国库东镇粮站。
    开阔的粮站门前,排满了各生产队送粮的车队;院内晒的麦子,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交流后得知,有的生产队带来的麦子,水分超出国家标准,只好在此晾晒;也有的因杂质多,还得重新过扇车。这些人可惨了,需要重新鼓捣一番,离家远的还得在粮站过夜,翌日是否能把公粮缴了,还得打个问号。
    检测现场,质检人员手拿长长的金属棒,往麻袋里“呼哧”一插,拉出来时,金属棒中间的凹槽就会带出一些麦粒。这下,麻袋里的麦子有无杂质、大小如何、色泽好坏等一目了然。工作人员将检测结果往质检单上一填,麦子可否入库就成定局了。
    终于轮到我们了。看着质检人员严肃的表情、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我们的心里直打鼓,紧张得不得了。直到工作人员填写的检测结果为合格,我们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接下来,我们有的往磅上抬粮袋,有的往库里的粮堆上倒粮。往粮堆上倒粮时,需要肩扛麻袋,走过20米长、0.5米宽、离地8米高的木板,如过独木桥。扛麻袋时不能穿鞋,因为穿鞋会打滑,若从木板上掉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有好多人倒麦子,库内尘土飞扬,加上正值酷暑,人进去后,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直到都累得筋疲力尽时,我们才把车卸完。在饮水处豪饮一番,小憩片刻,我们便打道回府。
    胶轮大马车疾驶在回家的大路上,一串串悦耳歌声在广袤的田野上再次飞扬。
    缴公粮已成为历史,但那些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同生王春莲(闻喜县委老干部局通讯组)
上一篇:入伍留影 下一篇:一周至少两小时亲近自然有助健康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