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苑
怀念父亲
作者:董亚琴 日期:2018-04-04 出处:生活晨报

  父亲生病后,他的好友丑怪叔每天上午都会来家里陪父亲坐一会。考虑到父亲需要休息,他每次来待的时间都不长,两人聊聊天,挺开心的。有一次,丑怪叔来家里和父亲聊天,父亲无意中叹息,说忽然想吃掺了野菜的馒头。丑怪叔立刻起身,一边说“这不难,这不难”,一边往外走,不一会儿,他再次赶来,给父亲带来几个掺了野菜的馒头。
  后来,父亲的病越来越重,尤其是最后几天,整天处于昏睡中。
  丑怪叔还是每天来。来了,就在父亲的炕头坐一会儿,有时连屋也不进,就趴在窗户上往里屋炕上瞧瞧,然后悄悄离开。
  虽经全力医治,儿女们抢着伺候,但我们最亲爱的父亲,最终还是走了……
  父亲去世后,丑怪叔顶着烈日,每天到地里招呼着村里人给父亲打墓,大小事宜他都跑前跑后张罗着。有友人送挽幛,直率的满囤哥说:“就写‘天下第一大好人’吧!”丑怪叔思忖片刻:“我看还是写‘为人忠厚,一生正直’吧!”
  于是,父亲去世第二天,一条巨幅的黑色挽幛便从房顶上悬垂下来,那么的醒目。挽幛下方,悬挂的是老支书有贵叔题写的“仁德可钦”四字匾额。面对挽幛,我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葬礼那几天,父亲的手机不时响起,其中有个电话,是父亲的一位老同事打来的。此时的他亦在病中,经历过一场大手术而失声,只好由其儿子代为沟通。
  据说,知道老友过世,那位老同事坐在家里,无声痛哭。
  父亲一生为人纯朴忠厚,晚年生病后儿女个个争着孝顺,抢着侍候,也算是善始善终。但父亲也有遗憾未了。父亲临终前一天,短暂地清醒时,提起远在广东参军的外孙涛涛,曾含泪感叹:“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见着涛涛。我两年都没见他了。可怜我的涛涛,姥爷要走他都没见着……”
  后来,涛涛打来电话时,父亲正在昏睡中,本来可以让涛涛在电话里喊几句姥爷的,但大姐接电话时情绪过于激动,哽咽难言,我一把夺过手机递给大姐夫,他立刻拿着手机走了出去,骗涛涛说:“姥爷好着呢,你放心!”没想到几个小时后,父亲与世长辞。
  父亲闭眼后,我第一时间给涛涛发短信,告知姥爷去世的准确时间,并说:“姥爷去的很安祥,为了姥爷,你要保重!”
  出殡前涛涛又电话打来,他反复只念叨一句话:“我爸妈啥也不跟我说!”然后就是沉默。
  直到现在,提起涛涛,想到父亲未了的心愿,大姐还是难捺情绪,痛哭不已。而我,除了深入骨髓地思念外,还有就是挥之不去的内疚。
  如果当时我夺下手机,不给大姐夫,而是打开免提,让涛涛叫几声姥爷,是不是遗憾就会少很多呢?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如果真能,那就让父亲醒来,坐起身,笑着,然后,健步如飞…… 作者:董亚琴 《山西广播电视报·临汾周刊》主编 

 

上一篇:来吧,猫(八) 下一篇:军营情缘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