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化
母亲逼我送被子
作者:刘贵保 日期:2018-02-07 出处:
    作者:刘贵保
    原单位:兴县档案史志馆
    1963年秋季,我从山西省五寨师范学校毕业,派遣回兴县。县里为回县的这批毕业生举办了欢迎会,并进行了短期培训。报到当天,我们被安排在县招待所食宿,中午吃馒头大烩菜,晚上每人领一床铺盖,家在县城的毕业生则可以领上铺盖回家住宿。
    已是秋季,天有点凉,我在领铺盖时挑了一卷粗一点的,回家打开一看,褥子里竟卷着两床被子。那时日子穷,一家人中两人伙盖一床被子的为数不少,我家就是我和哥哥伙盖。培训结束后,我们把领回家的铺盖交回招待所,就可以到分配的地方任教。我在交被子时留了个心眼,把多出来的那床被子留在了家里。当时心想,我上班带走家里的被子后,哥哥就没被子盖了,留下这一床,正好让哥哥盖。
    这事被母亲发现后,狠狠地批了我一通。母亲说,家再穷,不是咱的东西不能要,赶快交给人家。我再三解释不交的理由,母亲却发怒了,把我拦在门口,指着那床被子说:“你不去送,妈去送。你不要说妈给你丢了人,妈去送时会对人家说,这是我儿子黑昧(兴县方言,意思是把别人的东西偷偷藏起来据为己有)人家的被子,我为儿子送来了。这孩子还没参加工作,就爱人家的东西,你们不能用他。”我被母亲逼哭了,在再次恳求无效的情况下,无奈把被子送交回招待所。招待所的保管员还表扬了我,我羞愧地低着头,赶快离开。
    当时,我被分配到交楼申公社奥家滩完小任教。在三年困难时期刚过去的那个年头,市民、干部职工供应粮降到每人每月二十七斤,家家吃不饱。母亲为了让父亲和哥哥多吃一点好劳动,自己却饿得浮肿了。
    那时,我每月的工资是29.5元,在市场上不够买十斤小米。到奥家滩任教后,我发现在东山地区的村子里,老百姓家的莜面、山药蛋管够吃。我们教师靠供应粮是吃不饱的,好在有村里人不时接济,才不至于饿肚子。其中一个叫喜则的村民和我关系很要好,知道我母亲饿浮肿的事后,悄悄给我送来一布袋山药蛋,有三十多斤。等到星期天,我借了一辆自行车送回了家。
    那天中午,我们全家人吃了一顿蒸山药蛋饭,很高兴。可是母亲又起了疑心,开始拷问我。因为我一个月的工资只够买二十多斤山药蛋,就算我不吃不喝,也不够买这袋山药蛋。我只好耐心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母亲才松了口气,叮嘱我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要想办法回报人家。
上一篇:“今天这馍是管饱哩” 下一篇:生锈的镰刀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晋公网安备晋公网安备 14019902000180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晋)0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举报电话:0351-7117116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