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化
为一碗白面条怄气
作者:薛金山 日期:2017-09-11 出处:生活晨报 点击:
    作者:薛金山
    年龄:72岁
    原单位:临汾市曲沃县委宣传部退休干部
    能吃上一碗白面条,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讲,是生活中不值得一提的事儿,然而在50多年前,我却因为吃不上一碗白面条还和家人怄过气呢。
    那是1960年夏季,我15岁,初中放暑假在家。
    一天中午,家里来了位远亲,是祖母娘家的侄儿。祖母专门为她侄儿做了两碗白面条,让他提前用餐,而为家里人做的是平常吃的豆面条。
    看见那位亲戚吃着白面条,我心里直痒痒,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当时,除了逢年过节,家里从不吃白面条,那年又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村里每人只能分十几斤小麦,吃一顿白面条简直难上加难。
    当时,我在心里想:“哪怕多做出一碗白面条,就轮着我吃了。我可是家里年纪最小、又是祖母唯一的孙子呀,即使吃不饱,也能尝尝鲜。”可祖母做的白面条恰恰只够客人吃,真让人生气。
    越想越生气,干脆眼不见为净,我从家里拿了一张铁锹,独自一人到自留地里挖地。
    客人吃完饭,轮到家里人吃饭了,看我不在,祖母就满村找,逢人就问。有人告诉祖母,见我扛着铁锹到地里去了,祖母一路小跑来到自留地,老远就喊:“这娃,连饭也不吃,这么热的天咋一个人下地了?”
    看到祖母心疼地找我,我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压在心底的话一直没说出来。肚子饿得慌,只好低着头和祖母一路相随回家吃饭。
    如今,白面条已不是啥稀罕物,豆面条也成了调剂口味的面食。而50多年前那吃不到白面条的一幕,也在记忆中很难抹去……
上一篇:思念不知名的陶大姐 下一篇:远去的“林子”新来的景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