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晨报网 生活晨报微信 微博
现在位置:首页> 文化
思念不知名的陶大姐
作者:周振佳 日期:2017-09-11 出处:生活晨报 点击:
作者:周振佳年龄:84岁原单位:山西省文联
    1948年,我15岁,参加革命时接触的第一位领导,是华野19旅医疗队看护班的班长。
    班长是位女同志,20多岁,标准的山东姑娘,一口胶东话,性格直爽、干脆。她姓陶,全队的人都叫她“小淘气”,从来不叫名字,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的大名叫什么。班里几个比她年龄小的,一直叫她陶大姐。
    她是个好唱、好跳、好学习的人,我第一次看到的秧歌剧《兄妹开荒》,就是她主演的。
    她工作起来很拼命,跑来跑去快如飞。至于为什么要跑?她说:“救死扶伤,多争取一分钟,或许就能挽救伤员一条命。”她给我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强烈的革命责任心。
    那时,战争虽然激烈,但全队都好学上进。陶大姐还动员我们几个“小鬼”,和大家一样,准备一支钢笔,用各色各样的废纸,装订成练习本,有时间就练习写字,这是她对我影响最深的地方,让我受用一生。
    自打我识认她的那天起,我就没见她闲过。比如,战时手术室用来当隔离墙和顶棚的帐幔、手术衣,用一次就得消毒一次;战时物质匮乏,有些用过的绷带,也要洗了消毒再用。这些事,都是她来做。别人见她累得满头大汁,劝她休息休息,她总说:“不行,消毒是否严格,关系到手术的成败,不能有半点马虎。”
    所以,再累她也坚持自己干。
    我记得有一个伤员,上排牙齿还在,下排牙齿连同下巴颌,像刀切了一样,被炮弹片削掉,伤势很重,不能吃喝。经简单手术后,需打上吊瓶,及时送往后方医院。
    当时,大家都抢着承担这一艰巨任务,但她命令大家就地工作,由她跟上担架,把伤员送走。往返50余里的路程,当天后半夜,她以木棍当防身武器,一个人赶回驻地,睡了不到3个小时,就起床上班了。
    在淮海战役期间,有一天夜里,陶大姐正在协助医生手术,我在门外当临时跑腿的。正忙时,教导员跑来隔着房门对陶大姐说:“杨团长负伤了,被担架抬下来,你快去看看吧。”
    陶大姐说:“不行,我这里走不开,等手术完了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一名姓李的助理医生匆匆忙忙走过来,我问他,杨团长是什么人。他说,杨团长是陶大姐的未婚夫,他们已经商定,等淮海战役一结束就结婚。
    我说:“太好了,到时咱们还能吃几个喜糖呢。”
    李医生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杨团长牺牲了,就放在那间小屋里。”当时,我觉得自己瞬间凝固了。
    我不知道陶大姐是否去过小屋,但我知道,天刚亮,她就抱了一大堆要洗的东西去了小河边。她需要找个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一场。打那以后,陶大姐工作更卖力了,但话也少了。她心里苦,可工作照干不误。
    渡江战役打响后,我和她一起,在岸边包扎伤员,当敌机俯冲下来,疯狂扫射时,她迅速推倒一位负了伤而尚未走进掩体的船工老大爷,又疾速爬到他背上。
    老船工没有二次“遭殃”,她却负了伤而被送往后方。临行前,老船工问她这是为什么?她说:“后续部队还在渡江,这时候,多一个我少一个我无所谓,你就不一样了,部队需要你,胜利需要你啊!”
    陶大姐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战地护士,但是她的境界,给我留下了一份无尽的思念……
上一篇:时隔16年中国女排再夺大冠军杯 下一篇:为一碗白面条怄气

[1]

生活晨报网 http://www.shcb.net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长治西巷5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晋ICP备15000298号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2029
新闻热线:0351-7117118 广告/发行热线:7117000/7117042 新闻监督:7117116 投递质量:11185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0以上,Netscape 6.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浏览本站
举报暴恐音视频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